麻醉术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。早在战国时期《列子·汤问》中便记载扁鹊采用麻醉术为病人手术的故事:“扁鹊遂饮二人毒酒,迷死三日,剖胸探心,易而置之;投以神药,既悟如初。”上述记载中,扁鹊即用“毒酒”作为麻药给病人进行了“剖胸探心”的手术。我们的先辈早已发现某些中药具有麻醉、镇痛作用,并将其制成麻醉方剂,其中最有名的便是汉代华佗的麻沸散。相传华佗的儿子沸儿因误食曼陀罗花去世,为了纪念他的儿子,华佗就将用曼陀罗花配伍出的麻醉方剂命名为麻沸散。虽然麻沸散的名字为人熟知,但是有关麻沸散的文献记载比较零碎,没有经过系统的归纳总结。本文通过梳理《三国志》《后汉书》等古籍中麻沸散的相关记载,分析华佗时代的解剖条件、外科手术条件、药学条件等,以期进一步探讨麻沸散可能存在的证据。

图为华佗,源自网络

一、文献记载

考证相关古籍,麻沸散的记载主要见于《三国志》和《后汉书》。关于麻沸散的最早记载见于西晋史学家陈寿所著《三国志·华佗传》,书中记载:“若病结积在内,针药所不能及,当须刳割者,便饮其麻沸散,须臾便如醉死无所知,因破取。病若在肠中,便断肠湔洗,缝腹膏摩,四五日差,不痛。人亦不自寤,一月之间,即平复矣。”这段记载中华佗在利用针刺和中药治疗疾病都无法起效时,便采用手术方法进行治疗,让患者饮下麻沸散麻醉后对其“剖腹断肠”“缝腹膏摩”,并能起到“一月之间,即平复矣”的治疗效果。在南朝宋时期历史学家范晔编撰的《后汉书·方术列传》中也有麻沸散的相关记载,书中写道:“若疾发结于内,针药所不能及者,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,既醉无所觉,因刳破腹背,抽割积聚。若在肠胃,则断截湔洗,除去疾秽,既而缝合,傅以神膏,四五日创愈,一月之间皆平复。”与《三国志》中的记载不同的是,这段对华佗手术治疗的描述中还用到了酒进行辅助麻醉。早在《列子·汤问》中就已经有以酒止痛、用酒麻醉进行手术的记载,现代药理学研究也表明乙醇可以直接活化G蛋白门控内向整流钾离子通道,进而抑制神经兴奋性,产生镇痛作用。

图为曼陀罗花,源自网络

二、新型模式

任何事物的产生都需要一定的条件,麻沸散也不例外。在华佗生活的年代(东汉末年,约公元-年),解剖、外科手术、中药学等都已有一定的发展,已经基本具备麻醉方剂产生的条件。

(一)解剖条件

在东汉以前,中国的解剖学已经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。考古学家在殷墟发现的甲骨文中“心”字的形状与实体心脏外形十分相似。早期《灵枢·肠胃》中对消化道各个器官的大小、形态进行了细致的描述:“唇至齿,长九分,口广二寸半;齿以后至会厌,深三寸半,大容五合;舌重十两,长七寸,广二寸半;咽门重十两,广一寸半;至胃,长一尺六寸……肠胃所入至所出,长六丈四寸四分,回曲环反三十二曲也。”这段记载中食道与肠道的长度比(1∶36)和近代斯巴德赫兹(Spalteholz)《人体解剖图》中食道与肠道的长度比(1∶37)几乎一致。

稍晚于《黄帝内经》的《难经》又对人体五脏形态、重量等进行了补充。《难经·四十二难》记载:“肝重四斤四两,左三叶,右四叶,凡七叶。”“心重十二两,中有七孔三毛。”“脾重二斤三两,扁广三寸,长五寸,有散膏半斤。”“肺重三斤三两,六叶两耳,凡八叶。”“肾有两枚,重一斤一两。”这里对五脏的重量和形态的描述都与现代解剖学大致相符。

可见,古代医家在华佗所处的时代已经对人体解剖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,已经建立了我国古代解剖学较为完善的体系,这为外科手术和麻醉方剂发展创造了必不可少的条件。

(二)外科手术条件

外科手术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。西周时期《周礼》中记载的“疡医”相当于现代的外科医生,专治疮疡、肿疡、外伤、骨折一类外科疾病。约成书于战国时期的《五十二病方》中记载了关于“牝痔”(内痔)的手术割治方法,“杀狗,取其脬,以穿龠,入直中,吹之,引出,徐以刀割去其巢,冶黄芩而屡傅之”,这种治疗“牝痔”的外科手术方法和近代西医的软木塞法痔环切除术相似。成书于西汉的《黄帝内经》中记载了17种外科疾病,其中《灵枢·痈疽》篇对脱疽的治疗和预后进行了详细的描述:“发于足指,名脱痈,其状赤黑,死不治;不赤黑,不死。不衰,急斩之,不则死矣。”这是目前运用手术截肢治疗脱疽的最早记载。《史记·扁鹊仓公列传》载:“臣闻上古之时,医有俞跗,治病不以汤液醴酒,镵石挢引,案扤毒熨。一拨见病之应,因五脏之输,乃割皮解肌,诀脉结筋,搦髓脑,揲荒爪幕,湔浣肠胃,漱涤五脏,练精易形。”记载俞跗实施的手术即使以现代医学的眼光来审视,也是很有章法的,包括了割皮解肌(剖开皮肤肌肉)、诀脉结筋(血管结扎)、揲荒爪幕(拨开腹膜)等,如此有条理的手术流程,若无一定的经验是无法进行的。此外,华佗生活在东汉末年,战争频发,各种金刃刀伤不可避免,为外科手术的发展提供了必要的条件。

通过对古籍中外科手术相关记载的分析,结合东汉末年的社会条件,我们可以推断,在东汉之前外科手术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,而外科手术的发展必然推动麻醉方剂的出现。

(三)药学条件

古代医家早已发现麻蕡、羊踯躅、莨菪子、乌头等药物具有明显的麻醉止痛效果。在《神农本草经》中记载了多种具有麻醉止痛作用的中药,如麻蕡“多食令见鬼狂走,久服通神明轻身”、王不留行“主金疮止血,逐痛出刺;除风痹”、莨菪子(即天仙子)“主齿痛出虫,肉痹拘急;使人健行,见鬼,多食令人狂走”、羊踯躅(即闹羊花)“主贼风在皮肤中淫淫痛”。与华佗同时代的张仲景所著《金匮要略》记载了5首以乌头为主要成分并用于止痛的方剂,主要用于治疗“寒疝”与“脚气疼痛不可屈仲者”及“心痛彻背,背痛彻心者”。

现代药理学研究也证明了这些中药所含成分具有麻醉作用。如茛菪子所含东茛菪碱和阿托品为胆碱受体阻断药,能够抑制中枢神经系统,具有良好的麻醉作用;乌头所含乌头碱具有良好的镇痛作用,且外用能够麻痹周围神经末梢,起到局部麻醉效果。这些药物的发现和使用为麻醉方剂的产生打下坚实基础。

图为乌头,源自网络

三、总结

通过系统梳理文献,分析华佗时代历史背景,可以发现麻沸散在东汉末年已经具备一定的产生条件。以麻沸散为代表的麻醉方剂贯穿于中医药发展历史中,如唐代蔺道人在《仙授理伤续断秘方》中使用“整骨药”进行骨伤麻醉;宋代窦材所著《扁鹊心书》中记载全身麻醉方剂“睡圣散”;元代危亦林在《世医得效方》中用于骨折切开复位而创制的麻药方“草乌散”等。在对麻醉方剂的不断探索过程中,古代医家对麻醉方剂的使用逐渐有了一定的规范性,如窦材在睡圣散服用方法中强调“每服三钱,小儿只一钱”,对成人和儿童的麻醉药量进行区分;危亦林也同样强调针对不同年龄、体质等具体情况,患者应服用不同剂量的麻醉药,“颠扑损伤,骨肉疼痛,整顿不得,先用麻药服,待其不知痛处,方可下手。······被伤者有老有幼,有无力,有出血甚者,此要逐时相度加入,不可过多”。中药麻醉在古代中国医学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,但中药麻醉也有麻醉不完全、作用机制不完善等缺点,且单纯的中药麻醉目前无法满足手术要求。因此,要将现代麻醉技术和古代麻醉技术相融合,以求减少麻药的用量和副作用等。麻沸散等一大批古代麻醉方剂都是祖国医学瑰宝,通过对这些方剂进行考证、了解它们产生的历史背景,才能对这些古方有正确的认识并加以研究运用。编辑:皂角刺摘自《中医药文化》年第1期点击末尾“阅读原文”进入知网下载原文

往期精彩

-驻颜-

画眉

宫廷秘方

胭脂水粉

白芷驻颜

中医美容常用方法

现存《永乐大典》美容医方

从经典本草看时尚美容-病痛-

脱发

失眠

便秘

脾胃

湿疹

急症

记忆衰退

女性冬病

针治难产

针治颈椎

针治哮喘

针治失眠

战场针灸

春节综合征

须发早白

小儿感冒

口中甜味要当心

“人面桃花”可能是光敏皮炎

你的父母膝盖会冷痛吗-科普-

中药麻醉

香道文化

面部光谱

被忽略的中医急救

原来音乐能治病

比较心与heart

睡觉是最好的养生

唐宋牙刷什么样

中医细说丹田

影视剧的中医误区

古代怎么处理垃圾

太极拳的养生原理

针刺消毒史

何以“膏肓”一误再误

古代医药怎么打广告-文化-

金瓶梅

红楼梦

黄帝内经

伤寒直指

闲情偶寄

山海经

周易

稳婆

上古

巫医

西夏

郑和

面相

废存

外交

海派中医

古代解剖

古代女医

元代饮食

惧虚与滥补

驱吓民俗

神农尝百草

道家道藏与中医

广州医药老字号

衣衾飘香的古代中国

本草纲目中的染色草木

什么是祝由-品诗-

登高

芣苢

江南

苏幕遮

粉蝶儿

蝶恋花

秋词二首

问刘十九

终南望余雪

观书有感二首

点“在看”,让更多人了解中医药文化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zaojiaocia.com/zjczy/33207.html